首页 >小吃

【荷塘】打工(微小说)

2019-10-11 13:11:44 | 来源: 小吃

傍晚的太阳慵懒地向西斜去,似乎还不肯就此落下村西的山坡。左邻右舍屋顶的烟囱渐次冒起了青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淡淡的烟熏味。妇人收起纳好的鞋底和那些针针线线,进得院门,将这些东西规规整整放进里屋后,便开始烧火做饭。

每到饭时,总是妇人最发愁的时候。一个人在家,实在不知道该吃什么才好。做饭的灶台是乡下常用的“烧锅子”。妇人在灶膛口上的铁锅里添了两瓢水,拉过一把小凳子,坐在了灶台下,一边不停往灶膛里填柴禾,一边想着心事。家里唯一可以陪伴妇人的小黄狗,许是在外面跑累了,“吱呀”一声,它用鼻尖顶开半掩的房门,摇头摆尾地走过来,横卧在妇人脚边,轻轻把头枕在了妇人脚上。

炉火通红,映着妇人的脸,也照得小黄狗的毛色异常发亮。妇人想起了巷东头赵家嫂子一大早和她唠的话。听赵家嫂子说,巷西老林家的三小子刚刚离了婚。老林家的三小子叫三儿,妇人是认得的。就在七、八年前,妇人刚刚嫁到这村里的时候,大喜的那天,就数这个三儿闹洞房闹得最凶了。再后来,三儿娶了邻村的一个漂亮媳妇。为了偿还娶亲欠下的债务,新婚不到一年,三儿就跟着村里的几个后生,去外地打工去了。早些时候听那新媳妇说,三儿好像是去了南方的一座大城市,在建筑工地打工。可是,好端端的咋就离婚了呢?赵家嫂子似乎打听得很清楚,说是三儿在外头打工挣了钱,还混了当地一个相好的,于是就和家里的媳妇打了离婚。然而,赵家嫂子又何尝过得好呢?

她家老赵前些年去邻省的一家砖窑打工,可万万想不到的是,就在老赵进窑里出砖的时候,砖窑塌方,整个人被埋在了窑里。等到大伙儿七手八脚扒开乱土,把老赵拽出来的时候,老赵早就七孔流血,扔下家里的孤儿寡母,自己先去了。赵家嫂子哭天抢地,恨不得当下就随着当家人而去,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人是没有了,只好领了十来万抚恤金,拖着一个半大的儿子,过着不着边际的日子。

想到这里,妇人的心一沉,抬头望望窗外。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一轮半圆的孤月,清冷地斜挂在东边的天空,只把淡淡的光华轻轻流泻到了人间。妇人叹一口气,借着洒落在屋里的月光,发现锅里的水早就滚开了。起身、淘米、洗几块前几天新收的红薯,一并下到锅里。小黄狗刚才似乎是睡着了,在妇人起身的时候,哇哇地叫了两声后,站了起来,跟在妇人屁股后头,满屋子里转圈圈。

妇人坐回到了小凳子上,小黄狗斜卧在旁边,好奇地盯着灶膛里跳动的火苗。灶膛里已不必再添多少柴禾,只需随便扔进去几根枯枝就能熬粥了。妇人长长地叹一口气,想到了自家的那口子。本来当家的和村里的那些后生是不一样的,在左邻右舍的后生们,喊他去外地打工的时候,当家人舍不得自家媳妇,一直不肯跟着去。那些年,妇人和当家人出出进进,总是相跟在一起。下地播种时,一个在前面拉着绳,一个在后头摇着耧,不消两三个晌午,两三亩地也就种完了。当家的爱开玩笑,歇息的时候,常会趁妇人不在意,偷偷地溜过来,悄悄掐一把妇人的屁股,只惹得妇人嗔怒,脱下一只鞋子,满地追着他打。当家的知道妇人根本下不了手,嬉皮笑脸地任由妇人劈哩啪啦,轻轻地把鞋子砸在自己肩头背上,甚至会顺势一把将妇人拽到怀里,腆着脸亲吻起妇人来......

那时的日子可过得真好啊,妇人脸上不由得微微泛起一片红晕。然而,好景不长,眼看着房前屋后的人家出去打工发了财,而自家侍弄着那几亩薄田,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的,当家人终禁不住诱惑,也跟着那一帮后生走了。

走了倒是不打紧,无非是自家的那几亩地,妇人一个人打理不过来,渐渐地长满了蒿草。妇人心想:“日子总还是要过的,坚持坚持就好了。”不过,不知道啥原因,几年了,除了每年年底汇回来几万块钱,当家人却是一次也没有回过家,只是让人捎回信儿说,在那边过得挺好,活儿不累,老板为人仗义,钱也赚得不少。可是,又有谁明了妇人的心思呢?舅舅家的小女儿生了个大胖小子,姑妈家的媳妇也生下了囡囡,可妇人过门都快八年了,肚子却是一直不见动静。赵家嫂子唠嗑的时候,总有意无意地扯孩子的事,还不时用异样的眼光瞟着妇人的肚子,然后意味深长地干咳两声。妇人明白她的意思,似乎自己就是一只不生蛋的鸡,惹人纳闷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巷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小黄狗直楞起耳朵来听了一会,起身哇哇地狂吠起来。妇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顾不得咕嘟咕嘟正冒着热气的米粥,向屋外奔去,出得院门,只见巷子里黑乎乎的,有几个人抬着一块门板,急匆匆地径直朝村里的卫生所去了.....

共 179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以妇人一系列的心理活动,作为契机,着重反映了当下,一些地区的生活现实,真实,可信。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一轮半圆的孤月,清冷地斜挂在东边的天空,只把淡淡的光华轻轻流泻到了人间。孤独,寂寞之感,跃然于文字之上。当家的爱开玩笑,歇息的时候,常会趁妇人不在意,偷偷地溜过来,悄悄掐一把妇人的屁股,只惹得妇人嗔怒,脱下一只鞋子,满地追着他打。当家的知道妇人根本下不了手,嬉皮笑脸地任由妇人劈哩啪啦,轻轻地把鞋子砸在自己肩头背上,甚至会顺势一把将妇人拽到怀里,腆着脸亲吻起妇人来.....,妇人明白她的意思,似乎自己就是一只不生蛋的鸡,惹人纳闷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妇人愁什么?愁的是以前的甜蜜生活没有了,愁的是一些世俗的东西,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的空间。一篇值得欣赏的好文,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旷达人生】

1 楼 文友: 2015-01-02 1 :54: 4 感谢赐稿荷塘,荷塘有你更精彩! 我不希望在文字中迷失自己,我更希望在文字地堆砌中,证明自己。

2 楼 文友: 2015-01-02 1 :57:26 以妇人一系列的心理活动,作为契机,着重反映了当下,一些地区的生活现实,真实可信。 我不希望在文字中迷失自己,我更希望在文字地堆砌中,证明自己。

 楼 文友: 2015-01-02 1 :58: 6 期待佳作,精彩连连! 我不希望在文字中迷失自己,我更希望在文字地堆砌中,证明自己。

回复  楼 文友: 2015-01-02 17: 8:17 感谢您认真修改了文中几处不妥之处!初学写作,定然有很多弊病,有劳您了!

信阳治疗性病的医院
福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宁波妇科医院哪家好
信阳治疗性病方法
福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