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反叛的大魔王第二十章五个人演三个人的戏

2020-01-22 02:17:24 | 来源: 西餐

反叛的大魔王 第二十章 五个人演三个人的戏

(感谢“sp55aa”大佬的万赏)

沈幼乙恢复意识的时候,先是觉的浑身上下黏糊糊的,一点都不舒服。接着沈幼乙感到身体里面空荡荡的,像是透支了生命力一般,有些四肢乏力。当她的意识恢复清明,便觉得头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箍住了,紧的有点疼,这让她完全无法安睡。

沈幼乙皱着眉头睁开眼睛,周遭一片漆黑,连一点朦胧的光都没有,瞬间沈幼乙就意识到这不是她熟悉的环境,更不可能是她的家。

于是一种莫名的心悸从她的心底升起,让她觉得一定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

这样的预感让沈幼乙蓦然惊醒,她刚准备坐起来,就发现了自己浑身上下不着片缕,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浓,一股莫可名状的巨大恐惧铺天盖地的向她压迫了过来,让她大脑宕机,无法喘息。沈幼乙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想要回忆昨天发生了什么,记忆里却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听到了旁边有呼吸声,沈幼乙身体颤抖着转头,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能够看的清楚一些东西了。幸好映入眼帘的是高月美那熟悉的面容,她正睡的香甜,表情也很安宁,这让沈幼乙焦灼的心稍微平复了一些。

然而沈幼乙发现高月美的另一侧被子也是隆起的,似乎还有人,沈幼乙马上就记起了昨天她是接到了凯文的,说高月美被林之诺灌醉了,要她赶紧过来马可波罗酒店把高月美救走.....可现在怎么变成了自己和高月美一起赤身果体的睡在了床上?

沈幼乙不敢细想,但她的心却止不住的朝着黑暗的深渊坠落,向着粉身碎骨的结局不可挽回的狂奔。乱了方寸的沈幼乙推了高月美一下,然而高月美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将身体转向了她,随后伸手抱住了她。

这不抱还好,一抱沈幼乙就发现了高月美同样的没有穿衣服。

沈幼乙脑子里一片乱麻,伸手拍了拍高月美的脸颊,低声喊道:“小美,醒醒.....”

然而高月美只是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并像是说梦话一般的嘟哝着她根本听不清楚的话语。

沈幼乙就是这样一个习惯委屈自己的人,她不忍惊醒高月美,心惊胆战的双手夹着薄薄的被子,在柔软的席梦思床稍稍抬起了身子。

在这令人恐惧的黑暗中沈幼乙望向了高月美的旁边,便看见了林之诺刚好转了个身,在寂静中睁着那一对透着冰冷的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眸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叫沈幼乙绝望的时刻,但林之诺的眼神和表情却让沈幼乙觉得无比的熟悉,莫名的沈幼乙居然在这一刻想起了成默,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成默,并觉得心都要碎了。

情不自禁的,沈幼乙的眼眶就被温热的眼泪打湿了,但这并不是因为当下糟糕的状况。

看着林之诺俊美到妖异的面容,沈幼乙居然想到了成默那凡的脸孔,似乎看见了穿着校服的成默站在学校的大礼堂上说着一些不知所谓的话语,然后石破天惊一般的吐露了常人不得而知的秘密。

但这并没有改变成默的遭遇,如今他在学校里就是怪咖的代名词,学生们对于他诡异行为津津乐道,就连老师们都经常谈论成默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并惋惜一个好学生的坠落。

沈幼乙每次听人提到成默,就会没来由的心跳加速,然后各种心情涌上心头,她会想起很多,想起和他一起逛超市做饭给他吃;想起带着毫不在乎形象的他去剪头发,对理发师开心的说他是她的弟弟;家里的书架里还空着好几本成默借走的书,还摆着她帮他买好的两双拖鞋,甚至还有好几双纯色的袜子,成默喜欢灰色,她有观察过;那本自己也没有心情在写,每次提起笔就觉得,没了成默,这个故事就戛然而止,没有办法再继续......

沈幼乙觉得自己对这个学生寄托了太多的感情,以至于即便他做了伤害自己的事情,她都没有办法讨厌他。

她因此感到些害怕.....

她不敢往自己的内心深处探究.....

只能安慰自己,自己的遗憾也许是因为她最喜欢的学生用最糟糕的方式离开了学校;至于她没有勇气联络成默,只敢找校长申请让成默回到学校,甚至以自己辞职为代价,那大概是因为成默实在是个聪明的学生,不让他读书浪费了;而在别的老师谈论到这件事的时候,她逃避了退缩了,没有说出那句“我相信他”,是不想别人误会。

可她又在害怕别人误会什么呢?

沈幼乙抓紧了被子,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像是自己始终在逃避的路上徘徊,她看见了终点,却始终不愿意走过去面对现实。

沈幼乙也不明白在这一刻为什么自己生出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感想,她觉得自己应该努力的面对现实,她觉得自己应该学会承受,哪怕就像现在,她丝毫准备都没有,就即将面对对于女人来说最可怕的遭遇。

沈幼乙鼓起勇气,如果眼前的这个男人对她和高月美做了什么,她一定要把他绳之于法。

想明白之后,她的表情变的坚定起来。

即便成默精通心理学,也猜不到此刻沈老师正在想他,他只看到了沈老师秀美清丽的面容变的惨白,紧绷的表情让她的眼神看起来呆滞而又彷徨,没什么血色的双唇还在微微颤抖,眼睛里闪过了泪光,很明显她误会了。

根据沈幼乙惊恐的表情成默就判断出,醒来的是沈老师而不是沈道一,成默心里叹息了一声,觉得事情还是得靠自己解决。

成默刚打算开口,不过一瞬,沈老师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眼睛里的惊恐慢慢消散,只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坚决,成默犹豫了一下还是从枕头下面拿出了,半坐了起来,然后点开了自己昨天保存的视频,将插着耳机的递给欲言又止的沈幼乙,轻轻的说道:“看了再说.....”

沈幼乙冷眼看着林之诺赤裸的上半身把地给自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真是极品人渣,沈幼乙气到浑身战栗,但她依旧斩钉截铁的说道:“你别以为拍摄了视频就能威胁到我,我一定会让你这样的人渣去坐牢!”

成默无奈,在监控前面只能假装冷酷,用轻蔑的语气威胁道:“沈老师,我劝你还是看一看在做决定,我坐牢事小,你和高小姐的名声事大。”

“禽兽!我绝不会向你妥协的!”沈幼乙怒火中烧,气的快要爆炸了,可一时间她又不知道自己的衣服丢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如何开灯,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这张床,她转头朝一旁的床头柜看了看,希望看见自己的或者,或者衣服、浴巾都行,然而什么都没有。

沈幼乙在只能心里不停的念叨着:“别害怕,别害怕.....”

成默看见沈老师手足无措的样子,真的有点心疼,于是他冷笑着说道:“你不是要报警吗?在这里,看完了视频我随便你报不报警!”

沈幼乙转头重新看向了林之诺,她凝视着还抬着手臂的林之诺,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把放在床上,我不想碰到你。”

成默耸了耸肩膀,将放在了还在安睡的高月美的身上,同时淡淡的说道:“视频实在很精彩,为了不让大家尴尬,记得带耳机.....”顿了一下成默再次用冷漠的音调威胁道:“哦!对了!如果你想直接拨打报警,可别怪我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哦!”

即便沈幼乙一向宽容,在这一刻都有把林之诺碎尸万段的心,她咬牙切齿的拾起还在发着微光的,准备迎接叫她万劫不复的羞辱,然而上定格的画面却出乎她的意料。

并不是什么令人羞耻的猥亵画面,而是在浴室里,林之诺把她抱进了浴室,然后壁咚她的时候,那时还穿着风衣,可自己为什么完全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呢?

沈幼乙有些狐疑,她转头又看了林之诺一眼,他正双手抱胸,靠在床的靠背上闭目养神,似乎对一切全然不在意,沈幼乙觉得事情实在太奇怪了,纠结了一下,她带上了耳机,点击了播放键,于是自己的声音就在耳机了响了起来。

沈幼乙看见视频里的自己,对着林之诺俊美的面孔冷笑了一下,低声说道:“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不说出原因要我配合你演春宫?想的到是挺美的!”

“还有!把手放下去,离我远点,要不然我踢爆你的***……”自己又挥舞了一下拳头对成默恶狠狠的说道。

“这不是我!”沈幼乙不由的坐直了身体,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甚至忘记了去夹住被子,要不是匈够大,把被子托住了,这下就走光了。

但这并不是沈幼乙震惊的结束,而只是开始,林之诺放下了困住她的手,皱着眉头说道:“沈道一别闹了,你知道我不会害你和沈老师,要不然我那天夜里我也不会去朝宗御苑……”

沈幼乙觉得自己快要分裂了,她的脑细胞完全不够用,视频上的女人是谁?她知道不是自己,说话的语调和口气和自己完全不像,可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长的如此之像?

另外“沈道一”这个名字也是当年爷爷给她刚一出生就死掉的双胞胎姐姐起的,这实在没有办法解释,沈幼乙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疑问,完全理不出一个头绪。

她只能继续看下去。

“我就知道你认识我妹妹,那你为什么那天晚上不承认?还有……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妹妹的事情,并且还为了她杀人的?”

“我去朝宗御苑是为了融E小额贷款公司的总经理刘东强,他是井泉和井醒的手下,井家兄弟不仅掌握着庞大的高利贷集团,还掌握着华夏最大.....的军火黑市,我们追查他已经很久了……知道沈老师的事情只是巧合,但沈老师的事情多少都促使了我那天夜里下手…..”

听见林之诺说井家兄弟还掌握着“军火黑市”,沈幼乙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她按了暂停,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一脸不可思议的再次望向了林之诺。

成默自然觉察到了沈幼乙异样的动作,但他并没有解释给沈老师,只是冷冷的说道:“怎么样?视频是不是很精彩?后面还有更精彩的......”

成默知道沈幼乙看到了什么,但他别无选择,必须说出一部分真相给沈道一和沈幼乙知道,要不然沈老师不配合他,是肯定没有办法瞒过井醒的。

沈幼乙转头继续看视频,她完全没有料到林之诺跟“视频上的自己”说的事情居然和成默更他说的脑洞故事《人类狩猎》一模一样。

这个巧合,以及“自己”所说的为了“她”杀人的事情,实在太让沈幼乙震撼了。

原本以为的林之诺是拍了视频来威胁她和高月美,居然转折成了悬疑片,沈幼乙完全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点开了视频继续看。

只见林之诺说道:“我问你,是不是凯文打给你,说我把高小姐灌醉了,让你赶快过来的?你觉得凭我和高校医的关系,我需要把她灌醉,才能得到她吗?”

“对呀!我当时怎么没有想到?明明小美就很喜欢林之诺了,林之诺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沈幼乙心想,可能是关心则乱,加上自己本来就不喜欢林之诺,所以当时自己并没有考虑到这些细节。

“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沈道一看了一眼躺在浴缸里,赤果着上半身的高月美质问。

“高小姐中了一种很厉害的春药,这种药会让人失去控制力,你等下也会中,所以时间不多了.....”

“哼~!你以为在演武侠电影吗?还春药!骗鬼啊?”

接着沈幼乙又看见了美国的特效大片中才能看到的奇景,林之诺挥了一下手,浴缸里的水就变成了一颗颗的水珠漂浮在了空中,并快速的凝结出了一个人形,瞬间冻结成了冰,一个栩栩如生的高月美样子的冰雕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一脸震惊的自己还走了过去触摸了一下,而在自己触碰过后,林之诺再次挥手,冰雕就重新融化成了水,又倒退会水滴,全部落回了浴缸里。

这时高月美也醒来了,她看着林之诺痴痴的笑,从浴缸里走了出来,从后面抱住了林之诺,开始亲吻着林之诺,对自己却视而不见。

林之诺并没有理会高月美挑逗的动作,轻声说道:“实际上凯文把你叫过来就是受了井醒的指示,他的目的就是让中了春药的我强X你,这间套房里装了好几个摄像头......但他并不知道我是河派的掌门人,懂一些奇门遁甲之术,并且我就是奉命来井家做卧底的.....虽然很玄幻,但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知道你一时还没有办法接受,但等高小姐醒来之后,她能帮我解释.....我其实是河派的掌门人,懂一些奇门遁甲之术.....如果你现在还要犹豫,等下彻底的中了春药,也会变成高小姐这样,到时候我就算想帮你.....都没办法了!”

沈幼乙看见自己盯着纠缠着成默的高月美观察了片刻,又眯着眼睛看了始终面无表情像佛像一样的林之诺,脱下了风衣,微笑着说道:“我觉得我发现了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今天没有白来.....说吧!我该怎么办?”

“等下就麻烦你和高校医演春宫戏,我在一旁保护你们!”

“就这么简单?”

“嗯!并不复杂,实际上等下你不想演也得演,我现在跟你说这些,只是不希望你醒来之后误会。另外,你不配合我的话,也有露馅的可能.....”

“哼!我警告你,等下你可别碰我一下,你要碰了我,我管你什么河派还是捂裆派,我都要踢爆你的X蛋!”

“一下都不碰也不大可能,至少我得允许我把你抱出去.....制造一下那种赢靡的场面出来....要不这样把我给你垫一块浴巾....”

看到自己配合林之诺被他抱出了浴室,沈幼乙已经完全懵了,莫非昨天凌晨是自己和高月美发生了什么?

那这算回什么事情?

沈幼乙已经完全乱了,她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搞懂发生了什么,她又太多疑问想要问林之诺了,她转头看向林之诺,正要说话,却听见林之诺“正好”看着她,冷笑着说道:“视频够精彩吧!还打算报警吗?沈老师.....要是我把这段视频公布到上,你该如何面对的你的学生?你看标题我都起好了,长雅最美女老师与最美校医和红调酒师三飞?”

“呵呵!你觉得视频里的样子像是被强X吗?”

沈幼乙看着黑暗中的林之诺,他的表情虽然有些轻佻,但眼神却很沉静,想起他在视频里说的话,沈幼乙犹豫了一下,她低头看了看沉睡中的高月美,脸上还挂着幸福的笑容,还是选择了相信不可思议的玄幻内容,于是她喘着气恨恨的说道:“你.....你.....你真是禽兽不如......”

———————————————————————————

此时此刻还在办公室里坚守岗位的井醒,却有些头大,即便摄影头有夜拍功能,但是在如此黑暗的情况下,效果还是差的,只能看见一些模糊的色彩,唯一能辨别的比较清楚的就是闪耀的瞳孔,因此基本上只能凭借声音能判断发生了什么。

而眼下听沈幼乙的口气,似乎是要妥协了,自己难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井醒捏紧了拳头,一拳砸在了显示器上,立刻昂贵的曲面屏就被他打穿了一个洞,井醒看着另一个还没坏的显示器上的林之诺咬牙切齿的说道:“林之诺,看我怎么弄死你.....”

济南四维哪里好
北京口腔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病治疗哪里最好
宝鸡癫痫病在线咨询
玉林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猜你喜欢